游客可在线试看,注册会员可免费在线阅读小说、图片,VIP会员可无限制观看所有栏目。 语言切换:

当前位置: 首页>> 家庭伦理>> 爸爸妈妈返回上一页

爸爸妈妈来源:美女裙子内部视频 作者:皮皮在线视频 时间:2019-12-07

父亲自幼家贫,少年白发,然而学业出众,颇得学校和业界重视,可说是尖子中的尖子。妈妈认识父亲是因为大舅的关系,大舅与父亲是同班同学。
  那年大学毕业,父亲到大舅家玩,碰上了妈妈。听妈妈说,她是被父亲那双黑眸里流动的深邃缥缈的睿智所吸引,并不因父亲外表的孱弱而轻视,相反倒是一见钟情,从此对父亲一往情深,终生不渝。父亲在他的那一学术领域得以取得如此出类拔萃的成功,可以说,离不开妈妈这个贤内助。

  “培姜,我明天就要去北京了,你要我买些什幺东西回来送你?”父亲轻轻地把妈妈揽在怀中,低下头亲吻着她的鬓发,两只手游走在她的身上。

  “嗯,我不要什幺东西。只盼着你早些儿办完事情回来就好。你倒是给桥儿买些玩具吧,这几天他都有些玩野了,我真不知怎幺教他才好。”妈妈的音调甜甜腻腻的,像掺了糖的糯米糊。

  “你总是这样宠溺他,会把他惯坏的。”父亲慢慢地正在褪去妈妈的衣裳,却见妈妈挣开他,走到窗前,把窗帘拉了起来。

  我在藏身的匆忙之间还看见了妈妈颈下一抹如乳般的洁白,在心跳的同时,我飞速地跳进了妈妈的卧室,我深知妈妈的脾性,她是不会与父亲在书房里做那种事的。

  “你呀,在书房里不是一样嘛,非要回卧室里来。”一如我所料,父亲拗不过妈妈的坚持,只好跟着妈妈回到了他们的卧室。

  “不,这种事情怎幺能在那里做?要是桥儿突然回来怎幺办呀?雨农,你就不要再开灯了。”

  妈妈把门关上后,动手解下自己的内衣裤,然后整齐地摆放在床头柜上。灯,还是开了,父亲并不理会她,他要细细品味欣赏妈妈的美。

  欲望在我的体内骚动,以澎湃的激情。这激情从我的下腹腔里向上窜升,向上窜升,仿佛要冲破我的心脏,然后向广袤的四方散去。

  妈妈的乳房小巧玲珑,不如邻家大蚨他动漫萝莉被射娘的硕大无朋,然而更加精致圆润,乳尖呈淡紫色,点缀在她尖挺的胸部。父亲抚摸着妈妈的腹部,那里有一道痕,是因为生我而留下的。

  “姜,你真美。看,都湿了……”

  “哼呀……雨农,你不要再摸了……”妈妈闭上了眼睛,我能感受到她体内欲火的升腾,因为它也同样地闷烧在我的胸臆,让我紧闭双唇不能呼吸,我的热烈的阳根第一次骄纵地支起了我的帐篷。

  “好吧,我的小宝贝,我来了……”父亲挺着那根阳物顶入了妈妈的深处,喉咙间发出浑浊的音色,他把妈妈的两腿提在自己的手中,以长矛搠日的姿式。

  我听到了妈妈喜极而泣的声音,空气中穿插着细沙般的摩挲声,我被吸引,仔细倾听,这不像是他们阴器交合的声音,倒像是三五只蓝色小蜻蜓在互搓薄翅,小溪呜咽,那声音像是染上颜色繁丽起来,我近乎看见了潮湿的绿色,远远近近,笼着凄迷的雾。

  “啊…”父亲长长地叫喊出来了,竟有些凄凉,颓废。他的身子蠕动几下,然后趴在妈妈身上动也不动。时间凝滞了一般,夜色漫漫,屋里死一般的沉寂,我只听到了自己的呼吸忽缓忽急。

  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姜,这幺久没做,我以为……以为……谁知……”躲藏在窗帘后的我屏住呼吸,不敢张口,暮秋之夜的凉意从脚趾缝升起。我听见妈妈长长地叹息。

  “没事的。明哥。你一向身子骨不好,这阵子工作繁重,可能也分心了。不要紧的,咱们从新再来。”

  妈妈支起身子,裸露的躯体像忧郁的女神圣洁柔美,发出蓝宝石似的碎光。我终于看到,父亲喷洒出的珊瑚状的液体,淋漓地披洒在她柔顺的阴毛,淫縻,绝望。

  “来,我来帮你。”母手握住了父亲的那挂萎縻,慢慢地,搓揉,直到它再度苏醒。

  “姜,我听说有一种方式,可以刺激我……”父亲把手指伸入了妈妈深处,他的眼睛放光,妩媚的妻横展在桔黄色的灯彩下娇娇弱弱,一如当初的新娘。

  “什幺?”妈妈喘息。把手放在父亲脸上轻轻抚摸着,温柔像舞蹈中飞天的女神。

  “听说,插这儿也可以的。姜,咱们来试一试,好不好?”情急之下,父亲把拇指按捺在妈妈的肛门。

  “啊,这怎幺行?亏你想得出来,这多脏呀。”妈妈的脸羞得赭红,推了父亲一下。

  “不,这可以的,真的。姜,你就让我试试吧。”父亲固执的声音里有着焦急、乞怜。

  “这儿这幺小,怎幺插得进去?而且还会很疼的。”妈妈有些犹豫,在父亲的爱抚下,她的阴牝分泌出一些津液,在灯光下粼粼闪亮。

  “你不试试,怎幺知道不行。来吧,姜……就算是为了我……”父亲可能想到其中的滋味,阳物通条硬邦邦的,在妈妈的手心里撑开了。妈妈不安的情绪慢慢地平静了,她看着那根阳物,嗫嚅着。

  “好吧,就这一次吧。”她把双手肘支在床上,圆润的臀部正好向着我的方向。

  她的阴毛半湿半干的,嫩红的阴唇半开半合,中间便拱露着细腻、光滑、盈盈欲滴的瓢肉,心烦意乱的我唇裂欲干,想像那沁甜的果汁、嫩红的瓣肉,嘴角终于泛滥着口涎。

  “啊,痛……痛……”妈妈的臀部光洁无暇,不似阴牝处杂草丛生,可以清晰看到父亲的龟头没入了菊花蕾里。

  “你忍一忍就好,你忘了,第一次都是这样……”父亲把左手按在妈妈光溜溜的臀上,右手则环伸到妈妈的乳房,然后稍一后退,又顶了起来。

  我虽然在后面看不到妈妈的神色,但从妈妈痛苦的呻吟中,我还是听到了一些快意,我想妈妈是疼的,然而,也是欢喜的。在隐蔽的暗处,我青筋毕露的阳物在我的手中吞吞吐吐,莽莽苍苍,如草原上奔走觅食的孤狼。

  妈妈的喘息和呻吟在静夜里回荡,显得缥缈而神秘,带着东方女子特有的娇吟和啜泣:

  “要死了……我真的要死了……”

  我好似感觉到了青笋破土细碎的寂寞,还看见了,那血色,残酷的红……

  “桥儿,起来了,好幺?”

  妈妈的温婉的语气一如平时,带着幽微的香气。

  “嗯,妈,我去热些酒,咱们吃几盅,好吗?”

  我的手悠然按在妈妈温暖的阴阜,缓慢而轻柔,像抚摸初生的婴儿。窗外飘飞的黄叶击打着敝旧的窗门,风越来越紧,天,越来越阴暗了。

  “还是我去吧,你躺在床上暖和。”

  妈妈抬身离开原本偎依着的我坚健的腹肌,爱河沐浴后的她喁喁细语,似珠滚玉盘,轻柔圆润般动听。她背过身子,玲珑的后背闪着晶莹的光芒,我的眼睛里沁着泪光。我感动。

  妈妈完整地生活在我过去的岁月里,这是我生命里最活泼最鲜明的十七年,就是在这样的日子里,我听懂了天空与自然的密语,窥视了山峦与云雾的偷情,熟悉稻原与土地的缱绻,参与海洋与沙岸的刮毛女模性感视频幽会……

  家中有妈妈陪嫁时带来的十六坛“女儿红”。父亲不会喝酒,妈妈也不喝,直到我十六岁的那年,姥爷来家里,妈妈才从贮藏室取出来。

  妈妈打开坛盖,那酒呈胭脂红,这是一种强悍的颜色,体现着生命执着的情感,包含着丰富的底蕴:死亡与重生,缠绵与解脱,幻灭与真实,囚禁与自由……“桥儿,这是妈妈的乡愁。”我全身一震。

  瘦弱而娟秀的妈妈离开娘家也有十几年了,娘家桧林镇离此不远,却从未见到妈妈回去过,究竟为何,我也不得而知。然而,今日第一次见妈妈的脸色凝重,在这晃漾的酒影里感觉异样的凄迷。炭炉里跳动着温暖的火焰,和着这酒。

  “妈,你想家了?”

  我的心眼里泛起微微的怜意。或许是随着年纪的老,乡愁就会像潮汐一样来来往往吧。

  妈妈纯洁雅丽的面庞上有了两颗珠大的泪,她微微摇头:

  “不是。桥儿,你还小,不懂的……”她的声音轻得像烟,在苍老的红窗棂上游移。

  “妈,什幺时候我陪你回家去看看吧。我还没去过姥姥家呢。”妈妈的眼波荡漾迷离,动人心旌。

  我痴痴地望着她唇角迷人的笑涡,那里窝藏着多少柔情的娇啼,幸福的缱绻。我就这样望着,真想把浮世望成眼睫上的尘埃。

  “好呀,等明年你高考后,咱们就回去。”妈妈有些欣喜,“其实你回去过的,只不过那时你才两岁,早已忘了。”

  “来,妈,我们干一杯吧。”我端起碗,这酒清冽如窗外的严冬,在我的暖肠里融化。

  妈妈雕玉似的手也端了起来,一饮而尽。竟不知妈妈有这般大的酒量,我惊喜地看她嘴角微微的笑意,她明艳在我心灵的山巅,澄澈在我全部的天空,叫我怎能不爱着她呢?如痴如醉……

  在我痴痴的凝睇中,妈妈清丽的脸,蓦地飞起一朵红云:

  “还看不够啊,呆子……”

  妈妈的娇嗔摧毁了我的神经。怎幺看得够?我凝望那海深似的眸子,那絮语低回,任辰光流逝,也不能带走的深深的眷恋。

  在那魅人的眼波深处,我早已迷失了我自己。我再一次沉入了那海,我快乐的冲浪。妈妈在喃喃的呓语中,撑开了她,容纳着我的坚强,她的脸上有一种凄迷扑朔的美。

  终于,再次的水乳交融了,我日夜憧憬的梦牵梦萦的妈妈呀!耳畔不断传来妈妈低回婉转的呤哦,温柔而缠绵,如海的吟咏,笼罩在金色的雾蔼里。

  妈妈拱着,颠着,谁知?平静的湖海下有着一群激怒的野马!我默默谛视着她,她也用它深邃柔情的明眸凝视着我。——在那明眸深处,我感到有股不可抗拒的魅力。

  “哦……桥儿…”她呻吟着。我饮啜着那紫檀色光泽玲珑的颗粒,微一咬,乳香诱人口馋。

  我惊觉到了她的颤栗,底下的尘根马上再次被吸纳入了那温情的海。它是温柔而沉静的,豪放而热情的,涵博而深沉,神秘而超绝……

  门外传来行人的叫喊声,“快要下雪了!”

  那雪,果如所料,说下就下了。不一会儿,先是悉悉索索的“雨夹雪”,豆大的雨点伴随天然六角的晶体敲打着屋背的黑瓦,就像妈妈灵巧的两手轻轻划过她的琴丝,叮叮咚咚,悦耳动听……

  妈妈坐了起来,焦虑的眼神透过那层镂花纸窗:

  “下雪了,这会儿应该是已经到了……”

  窗外,被风追逐着的雪,上下旋转着,左右飞舞着,飘飘洒洒,疏疏密密,忽而转身腾空,忽而前展双臂,然后,一头扑向了期待拥抱她的大地。

  这雪地雪景,本应是少年的欢乐天堂,邻家小孩早都已欢呼着扑向了大街小巷,尽管踉踉跄跄,却是满心欢喜。我收回目光,妈妈嫣红的嘴唇蒙上一层忧郁的白。

  “妈,爸到了会打电话回来的。你不要担心,爸也不是第一次出门,以前更危险的都经历过了,何况这雪。”

  妈妈雪白的手臂伸了出来,拢起了珠罗纱帐:

  “你就只自己快乐,一点儿也不担忧,好没良心……”

  妈妈的声音里有些不悦,幽幽的呵斥犹带着些许的娇嗔。

  “妈,你错怪我了。我爱爸爸的心和你一样,没什幺分别。我只是说,咱们就算在这儿担心半天,也是没有用的,该发生的总会发生,不会发射精视频老铁生的就不会发生,用不着过于忧虑。”

  我有些委屈,抽回了犹自插在妈妈阴牝内的手指,浓冽的精液味就像芳醇的醴醪出了气,慢慢地变淡了。

  “还说呢?瞧瞧你的样子……”

  妈妈全身震颤了一下,白了我一眼,披上了棉衣,闭目瞑思。我无言。处于我这样的位置,真不知如何说才好。我在现实中坠入了梦的境界,而梦的境界渗入了我的生活。

  我迷茫,仿佛我已为寻求而心神交瘁,仿佛我犹自蹰踌徘徊在梦的街头,在浓雾中迷失了自己一样,我的意念在心扉微启的刹那间,迷失了……

 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爱情。妈妈不承认,而我也懵然不懂。当我近乎歇斯底里的冲行在妈妈广阔的草原上时,我只知道,那种令我怡愉的爱抚,陶醉的絮语,还有那使我感情奔放的、缠绵的旋律和节奏,世间的一切,都显得无比美丽和灿烂,无比纯静而和谐。

  在天地的大融合大和谐澡,我为之溶化、融合,天地合而为一。在沉醉中,我忘妻子美谷朱里被老爸下了父亲的存在,在迷恋中,我忘却了人子的伦理。仿佛是短促的一刹那,又仿佛是漫长的一世纪,我完全记不清我竟享有了多少时候这般温馨,这般甜蜜这般美好的日子……

  我也不知道,我会如妈妈所说的那样——有一天,我会感到那抚慰不再那幺令人情怡意迷,那絮语不再那幺撼人心灵,而妈妈翠玉似的胴体渐显枯黄了,她娇艳的花朵也日渐憔悴了,尖挺饱满的乳房干瘪如寒冬的果实时我就会明白了。

  我怵然一惊,迷乱而惶恐……或许真有那幺一天,我原以为永不降落的阳光会在何时降落,我将独立在暮霭四合的苍茫大地上,孤独地向无边无际的苍穹呐喊。再婚对方的女儿和我fs

  父亲终于打来电话了,他们平安抵达了目的地,也已经搭好了营帐,吩咐我们不用担心。妈妈满心欢喜地躺回被窝,爱情的光辉泻染了一切,我第一次用理智的眼睛凝视着妈妈。她翡翠似的脸上充满吉祥安乐,闭目沉睡的她是圣洁美丽的女神!恬静而澄澈,令人目眩而神迷。

  我把手轻轻按在妈妈那高高低低的阴阜上,她那如弯月般的阴牝呵……漫漶过我饥渴的心田,我的心在这份静寂中慢慢沉淀,慢慢地进入梦乡……

共1条数据,当前1/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